一个极品女性奴
时间:2020-02-05

由於父亲的早死,我23年的成长岁月都是在母亲和姐姐们的呵护中渡过的,所以我对女性一直有种莫名的崇拜。再加上小时候姐姐们有意无意地把95粉往我的脸上抹、给我扎个小辫子什么的,使得我一直渴望能像个漂亮女孩似地出现在众人的面前。所以,22岁大学毕业那年,也就是去年的圣诞节,我给自己买的圣诞礼物就是一堆能把自己打扮成美丽女郎的必需物品。但由於一直与母亲和姐姐们住在一起,我一直只能偷偷地躲在自己的卧室使用我的“圣诞礼物”。

今天,我终於可以像个家庭主妇似地占有这三层楼啦!

我把我准备的那堆行头搬到了三姐的卧室,她是三个姐姐中最爱美的一个,所以卧室里不仅有一面硕大的梳妆镜,还有多得数不清的化妆品。

我在梳妆镜前的圆凳上坐了下来,由於光着屁股,顿时一阵凉意涌了上来,但我似乎毫无感觉,我的全部注意力已经放到了我面对的那些五颜六色的化妆品上了。

我从瓶子中选了一瓶“紧肤水”,因为听姐姐们说过,上妆前搽点紧肤水皮肤会更光亮。我打开诱l,把那凉凉的液体倒了左手的手心里,两手互相搓了搓,然后就闭上眼睛用手把液体往脸上涂抹。

这时,似乎身后传来了“滴答”的一声响,我睁开眼睛准备回头看看。猛然,一块布捂在了我整张脸上,我闻到了一股刺鼻的气味,我挣扎了一下,什么都不知道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我渐渐醒了过来,我努力地睁开眼睛,摇晃着脑袋往四周看了看,惊发现自己是在一间四面八奇地方(包括屋顶和地板)都是镜子的屋子里,屋顶和墙、墙和墙以及墙和地面的交角处都巧妙地嵌了散发柔和光芒的灯管,所以屋子十分明亮。我再仔细地看看自己,发现自己的情形似乎并不太妙:我整个人像个“大”字一样被绑在一个木架子上,脖子套在一只固定在木架上的铁环中,两只手一左一右套在两个铁环里,两只脚也分别套在两个间隔有50公分的铁环里,腰里也套着一只铁环.我的嘴里塞着一只拘束球,球用带子连着,带子紧紧地系在我的后脑.

我挣扎了一下,发现我几乎动不了,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再往对面的镜子墙上看看,里面的人儿真是可怜,身上除了几只铁环和拘束球,一丝不挂。

正当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左边的一面玻璃墙往外开了,一个人走了近来。那人的打扮十分的怪异:上身一件黑色皮衣,下身一条黑色皮短裙,两只脚穿着长及大腿的黑色皮靴,头上套着一个黑色的皮套,除了露出两只眼睛、一张嘴巴和两只耳朵外,整个脑袋被包得严严实实。

那个从穿着上辨不出男女的怪人走到我的面前,伸出他(她?)戴着黑色长袖丝手套的手摸向我的脸。我试图扭开脸,但由於套着脖子的铁环的束缚,我的脸几乎没能移开半寸,那只戴着手套的手还是在摸在了我的脸上。

在他(她?)摸着我的时候,我仔细地看了他几眼。我发现他(她?)的嘴唇抹着很重的口红,眼帘上涂着深蓝色的眼影,两只耳朵弔着两个硕大的黑色耳环,胸部皮衣明显突起两个滚圆的乳峰。看来这是一个女人!她右边胸口的皮衣上印了一个白色的英文单词:“Sandey”,看来这是她的名字或代号。

Sandey的手从我的脸上摸到了我的胸脯,又摸到了我的下腹部,最后轻轻地用两只手指捏了捏我的那个并不太大的阴茎,我突然感到脸上一阵发热。

她停止了对我的调谑,往后退了一步,变戏法式地从身后掏出一只遥控器模样的东西来,用右手一按,我右前方镜子墙上一块四公尺见方的玻璃消无声息地移到一边,露出了一个超大屏幕。她右手再在遥控器上一按,屏幕闪了一下,亮了起来。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这样的文字:“先生,您荣幸地被我们这个‘2000性虐待’组织选为本季度女装性奴,我们将在3个月的时间内使用我们组织传统和创新的方法对您进行性虐待。我们的方法可能会给您带来一定的痛苦或不适,但决不会危及您的健康和生命,甚至不会给您留下任何无法治愈的创伤。

既然您一直盼望能成为一个女人,因此希望您能在这三个月的时光里,以一个女人的心态和体态配合我们的行动,以求得我们共同的愉悦。否则,您的任何不合作将有可能危及您及您家人的生命安全。谢谢!“。

屏幕上的字是用中文写的,看来他们清楚地了解我的一切情况,包括我的母亲和姐姐们都没有发现的隐私。上帝,太可怕了!这个“2000性虐待”是个什么样的组织?

我的头脑一阵发懵。还没等我清醒过来,屏幕一闪,又出现了一屏新的文字:“从现在你就是我们的性奴,你的编号是SM2001,我们都是你的主人。请你在配合我们行动的过程中,严格遵循以下规则:一、对我们的任何命令必须绝对服从并立即执行;二、完全以女人的心态和体态配合我们的行动;三、在我们的性虐待行动中如果有任何愉悦或痛苦之反应,必须以完全自然之方式表现,不得夸张或忍耐;四、不得以任何方式自残身体或攻击你的主人。”

上帝,连称呼都改成了你,看来我真的已经是他们的性奴了,而且还是一个“女”性奴。

我的心狂跳不止,头脑从刚的发懵变成了一种间杂着恐惧、兴奋和担心的复杂感觉,恐惧的是不知道他们会如何的虐待我,兴奋的是我终於可以在众人的面前扮演一个女人,担心的是我的母亲和姐姐们在三个月里还不知会如何的焦急。

我又感到那只戴着滑爽丝手套的手摸在了我的胸部和下腹部上,我看着那个一身黑色装扮的Sandey的脸,她也紧盯着我的眼睛,眼神中透着一种淫荡。她的嘴微微的张开,一小节舌头伸了出来。她的手在我的身体上下游走,一会儿停在了我的阴茎上,由慢到快、由轻到重有节奏地来回搓揉,手法相当熟练。

我的呼吸逐渐变得短粗起来,身体使劲往外伸挺,阴茎慢慢坚挺起来。我闭上了眼睛,心旷神怡,由於嘴被拘束球堵着,喉咙里发出了“咕噜~尽管以往我也曾自我手淫射精,但由女人且是在被束缚的情况下进行手淫却是第一次,我简直无法控制自己。

终於,我感到一阵冲动,一股热流从下腹部迅速涌向阴茎.我的阴茎在那女人的手中快速抽动,一股一股带着体温的精液喷了出去我一阵轻松和快乐!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