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欢被鞭打的老师
时间:2019-12-27

元宵是新的学期的第一天。清早,文文到了学校,她是研究生兼机械力学实

验室助理教师。不过她是工作后再回校读书的,年龄比同学大了几岁。

今天的机械实习课要来一批新学生。在下课后,一个男生悄悄的对她说:

“老师,你还认得我吗?”

“你?”文文已经带过很多学生实习,对这个人毫无影响,只是他的口音像自己的老乡。

“我是原伟良。以前住在你们家的对面。”

“哦,是他。”几年不见,以前那个邻家的小男孩变成了一个英姿勃发的小伙,时间过得真快。到了晚上——热闹的元宵夜,文文孤零零一人的坐在窗前,看着街上穿梭的人群。

她拉开抽屉,取出一个按摩棒,慢慢塞入自己下体,转动的按摩棒使她暂时麻醉。

“好舒服。”文文懒得拉上窗帘,看着很多人自慰更加兴奋。她伏在窗边的书桌上,看着大街上人,另一只手轻轻插拔伸进下体的异物。

“小东西,你能让我舒服又能怎么样?”她脸上泛着红霞,自言自语。“那种事你能做到吗?”

突然,手机响了。

“喂,小文吗?”

“是我。你是谁?”

“祝大山。”

“哦。”文文一边抽动着按摩棒,一边回答。

“元宵节有没有兴趣出来玩。”

“就你一个?”

“你还想要几个?”

“能再找到两个熟人,再来喊我。”

文文把按摩棒抽出来,对着它说:“小东西,今晚不需要你了。”

很快,祝大山就带了两个男人过来,是林帆和方敏,都是三十多岁出头的人,都是“圈里”的熟人。

林帆一见面就问:“小文听说你今天要一挑三,你行不行啊。”

文文说:“我还要问你们三个行不行。如果不行,趁早再找几个帮手。”

红场夜总会的老板也是“圈里”的朋友,为他们预留了包间。

关上包间门,四个人唱了几曲卡拉OK,喝了一点酒。

祝大山问文文:“做吗?”

“做。”

“在这里,还是换个地方?”

“不必换了。”

三人很快脱去文文身上的衣服。

林帆从皮包里拿出一捆麻绳,问:“虐吗?”

“可以。”看到麻绳,文文心里有些震撼。

“你想怎么玩?”方敏问文文。

“双管齐下,另外一个人鞭挞。其它你们自己看着办。”祝大山说:“让我们商量一下,谁前谁后谁用鞭。”

文文说:“不用商量了,每人必须各做一次。”她现在身体里充满了性交和受虐的渴望,“如果你们今天谁不行,以后就不要来找我玩。”

服务生很快就送来了他们要的牛奶、蛋糕、生鸡蛋和啤酒,也看到了双手吊在了房中梁下、仅有脚趾能够着地的文文,对这种场景服务生已经见怪不怪,看文文的神情有点鄙视。不知为何,被人当作下贱的妓女的感觉,让文文更兴奋。

在文文的呻吟声中,三个男人从头到脚,用冰镇的啤酒冲洗文文的身体。三人分了蛋糕,从三个角度扔到文文身上,然后是鸡蛋,文文默默忍受。她开始幻想自己是世界上最脏最贱的妓女,让三个最变态的男嫖客折磨。

三个男人,抱着文文的身体,舔食她身上的脏东西,同时被三个男人的舌头舔,文文觉得无比舒服,马上欲火中烧,轻轻扭动身体,不知是躲避还是迎合。

方敏开始为文文灌肠,他们三个都知道文文对灌肠很不敏感,也不在上面多做文章,灌完后两人抬起文文的腿,让她吊着在当众排泄,然后再灌,一共灌了三次。而在灌肠同时,文文身上的蛋糕、鸡蛋舔了干净。

文文的双脚被折过来绑在大腿后,大腿张成毫无防御的钝角。三人把茶几移到房中间。林帆躺在茶几上,另外两个人把文文放在林帆的腰上。

没有任何抵抗的余地,林帆的阴茎插入了她的阴道。“好舒服。”文文心里想,她的身体已经充满了被侵犯的渴望。

方敏微蹲站在文文身后,他的阴茎已经胀得快要爆炸,经过几下努力就插入了她的后庭。经过刚才的前戏,两个洞被填满,文文觉得高潮随时会到来,想:

“快干我吧,我已经受不了了。”

祝大山举起九尾皮鞭,说:“兄弟们,干死这个臭婊子。”“啪。”的一声,作为开搞信号,皮鞭响亮的落到文文的乳房上。

“好嘞!”两个男人同时回答,然后用力侵犯文文的身体。

文文呻吟着,两个地方同时的插入,带来的不止是双倍的快感。皮鞭挥落在身上,火辣辣的疼,缺说不出的开心,看着胸部被打得发红,文文反而有一种邪恶的满足感。

“啊。啊。”文文红着脸痛快的呻吟。

“爽吧。”祝大山用皮鞭挑起文文的下巴。

“爽,很爽。”文文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她,呻吟着回答。

“兄弟们,拼命干啊。”祝大山抽打文文淫乱的身体。林帆和方敏大喝:

“好嘞!”

两个男人用力的抽擦让文文感到疼痛,加上上身火辣辣的感觉,然而快感让她觉得现在皮鞭落在身上也就如同做爱一样让她受用不尽,很快她到了高潮,而且高潮不退,转眼又到了更高层次。

“不行了,我会被干死吗?”文文想,“快干死我吧。”

方敏首先到了喷发,接过祝大山的皮鞭,文文的胸部已经伤了,再鞭打会打破,方敏改为抽打她的后背和臀部。祝大山没有插文文的后庭,而是把大大的阴茎塞入她的嘴里,顶着喉咙抽插。

不断到来的强烈高潮让文文几乎要疯狂,鞭打声,呻吟声充斥房间,而这种糜烂的情景,让方敏的弟弟很快又恢复了斗志。

林帆也喷了,他从方敏手中拿过皮鞭,方敏躺到文文身下,享用另外一个洞。

林帆的鞭打最狠毒,文文有些不能承受,挺起腰,痛苦的哭喊,祝大山马上抓住她的头发,用阴茎堵住她的嘴巴。就是在这种残忍的虐待下,下体反而变得更加敏感,高潮根本不受控制的一次次到来。

祝大山喷了,不容文文任何反抗,精液顶着喉咙直接灌到她胃里。接着祝大山转到她身后,享用她的后庭。祝大山有喷后联勃的能力。而林帆则站到她面前,把阴茎伸进她的嘴里。三管齐下,文文沉迷在三个男人的淫威下,不断的快感让她觉得就是在天国。

终于,三个男人依次都第二次喷发,松开绳索,文文也精疲力竭的倒在地上,连坐起来了的力气都没有了。

许久,文文恢复了点力气,带着伤痕累累的躯体回到家中,躺在床上,自言自语:“男人,就那点用途。就是的有了又能怎么样?”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