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与老师
时间:2019-11-23

受到色狼的第二次要胁,我被迫在老人院内换上性感的超短护士裙和白色袜裤,扮作色狼的护士妻子,替他那半盲的秃头老父清洁身体。
色狼一边隔着丝袜狎玩我的阴部,一边要我舔吮老翁的乳头和摸他的阴茎。
我把手伸进秃头老翁的平脚内裤,掏出一条又黑又皱的年老肉棒,上面还沾满包皮垢和充斥着尿味。秃头老翁感到自己的下体被一只温软嫩滑的玉手抓住,不由得抖了一抖。
我扶着老翁软垂的阳具,只见它整条黑黑长长的,充满皱摺的包皮覆盖着紫黑色的龟头,显然是身经百战,不知在其跨下征服过多少女性:虽然不是在勃起的状态,但我亦仅仅能用手掌包住整条肉棒。
肉棍下连着一个皱皱的、皮肤松驰的阴囊,不知道里面的睾丸还能不能制造精子,让女人受精怀孕?
我用左手把秃头老翁软趴趴的阴茎拈起,右手轻轻搓弄肉棒下的睾丸,老翁舒服的轻叫了一下,肉棒又抖了一抖。
我把老翁的肉棍凑近嘴边,鼻子微微一嗅,酸涩的尿味和包皮垢的臭味立即摸鼻而至,让人欲呕,我真怀疑他的阳具到底有多少年没有洗过。
我强忍着阴茎浓烈的味道,取出一张消毒湿纸巾,由底向上开始拭抹秃头老翁的肉棒。
我打着圈仔细清洁阳具的棒身,又用纸巾包着肉棍上下套弄,好像在替他手淫一样:到阳具前端的位置,我温柔地用双手扶着肉棍,缓缓地用指尖褪下包皮,黄黄白白的黏状包皮垢顿时呈现,发出更浓烈不堪的性臭。
我取出另一张湿纸巾,温柔地擦拭包皮,又隔着湿纸巾轻轻拭抹龟头底部,不一会湿纸巾就沾上黄黄白白的包皮垢。
我再更换多几张湿纸巾仔细拭抹,秃头老翁的阳具终于回复清洁,老翁也不禁舒畅的叹了一口气。
我回头看看色狼,他见我如此细心地照顾他的老父,好像有点感激似的笑了一笑,双手也停止了对我下体的侵袭。
当我以为色狼会放过我,我顿时如释重负,忽然我感到手中的阳具正渐渐变硬,我回头一望秃头老翁,只见他对着我淫笑,一双又皱又干的手伸向我穿着白色丝袜的大腿。
他粗糙的手在我嫩滑的大腿上游移,似乎他跟色狼一样很喜欢丝袜柔滑的质感。由于我的护士裙实在短得不能再短,基本上我白色袜裤的裆部已露出在裙子之外,秃头老翁上下摸索,不一会儿已把指尖集中在我全身最敏感湿润的地方。
我轻呼了一声,秃头老翁发现手指摸到之处湿湿滑滑的,反而加重了力度,两只指头隔着丝袜一直在我的阴核上扭,挑弄出更多的水份。
老翁边摸着我的下体边讪笑着说:「想不到媳妇儿的身材那么好,大腿又白又滑,下面那个水帘洞更是迷人呢!」
说着一边搓揉我的屁股和阴唇,我的淫液把白色袜裤的裆部浸得湿透,粉红色的阴唇几乎完全清楚可见。
色狼又在我的身后推波助澜:「还不快爬上去让公公尝尝你的淫水?」
我听了只能照办,跨开大步跨上秃头老翁的单人睡床,我张开双腿跨坐在老翁的胸口上方,屁股仅仅离开他的胸腔,饱满突起的阴阜迎向秃头老翁的嘴部。
我闭上秀目,怨恨自己即将要把鲜嫩的阴户奉献给一个年纪比我父亲还要大的老人品尝了。
我进一步把丝袜裆部移近秃头老翁,老翁嗅到我下体的淫香,自动把嘴贴住我的阴部,大口大口吸吮我的蜜唇。
我受不了这种刺激,一边大声喘着气低吟,下体却主动的迎向秃头老翁,期待更加淫秽的行为。
秃头老翁果然是花丛老手,懂得如何挑动女性的情欲,他见我反应强烈,就伸出舌头隔着袜裤挑弄我的花唇和阴蒂,又不时吮饮我源源流出的蜜液,当然还不忘用双手抚摸我的丝袜美腿。
我被他舔弄得浑身酥软,性欲勃发,极度渴望有一条、甚至是多条男性的肉棒可以抚慰我飢渴的阴道。
我已顾不得我的跨下是一个肮髒猥琐的老人,只要他有一条坚硬的肉棒,哪怕他是满身污垢的乞丐,我也愿意跟他性交。
我转过身来与秃头老翁形成69式的体位,好让他可以继续吸吮我的阴部,我亦把头移近他微微勃起的肉棒,开始用手捧住忘情的舔弄。
我湿滑的舌头在他的棒身上来回舔舐,虽然我已替他拭抹干净,但肉棒仍留有挥之不去的老人味和臭味。
我翻开老翁皱摺的包皮,露出腥兮兮的龟头,舌尖不断挑弄龟头根部和马眼,再将整个龟头含住。
老年人龟头腥臭的味道充斥着我润湿的口腔,我把秃头老翁的阳具吸吮得滋滋有声,同时双手放在他的大腿和阴囊上轻抚,老翁也落力地为我口交以作回报。
花了一番工夫,秃头老翁的阳具终于被我含得发硬,我移开屁股,把阴唇隔着袜裤在老翁勃起的阴茎上揩擦,龟头隔着半透明的丝袜刺进我粉红色的阴唇。
我来回摩擦了几下,用乞求的声线对秃头老翁说:「嗯……好、好公公,你帮帮小媳妇儿,我……好想……」
说到尾都说不下去了。
「小媳妇儿想要甚么?说出来吧。」
秃头老翁故意把龟头往白色袜裤的裆部顶了一下。
「噢……小、小媳妇儿想……想要公公的大肉棒!」
我终于向秃头老翁提出性交的要求。
「我要、我要公公的大肉棒……插、插小媳妇儿……」
我顾不得廉耻和卫生,在老人院内要求跟一个陌生老翁性交。
我撕开白色袜裤的裆部,露出粉红色的湿滑蜜唇,以男下女上的方式跨坐在秃头老翁的阳具上。
我的肉唇首次跟秃头老翁的龟头接触,肉唇马上自动包夹着龟头,然后往下一坐,把整条肉棍吞没,我的阴道终于与陌生男人的火热阳具摩擦、交媾,我正式成为爱穿丝袜的淫娃女教师,而跟我性交的第一位对手,居然是一个住在老人院的肮髒老人!我甚至没有为秃头老翁戴上避孕套,就让他的阳具随便进出我的阴道。幸好我之前已用消毒湿纸巾替他清洁肉棒,以后我必须随身带备大量的避孕套,好让我可以随时随地性交,虽然我也很想尝试被大量精液注满阴道的滋味。
秃头老翁的阴茎不算很粗,但已为我带来强烈的快感,我快速地在老翁的身上骑乘、套弄,我感到他的阳具在我的阴道内进出,我的下体不断流出分泌物,我和老翁的交合处发出黏滑的声音。
秃头老翁闭目享受穿着护士服的年轻少妇跨坐在自己身上、两个性器官紧密地撩拨、摩擦、肉贴肉的淫欲快意,双手继续在我的白色丝袜裤上抚摸。
我的腰肢越动越快,老翁的阳具在我的体内抽插得越来越急,在我快要达到高潮的时候,忽然感到老翁的肉棒在我的阴道内跳动了几下,然后就快速的软垂下来。
我还来不及反应,老翁萎缩的阴茎已「波」的一声抽离我的阴道,只见龟头上还牵着一丝稀白的精线,跟着一堆同样稀白的精液就从我的阴道流出,秃头老翁已经在我的体内射精了。
我的阴唇还在一开一合渴望着阳具的插入,但恐怕秃头老翁已不能提枪再战了。秃头老翁淌着汗,吁着气说:「噢……小媳妇儿真对不起,你的肉洞儿太骚太紧了,夹得公公射出来了……吁……真想不到我这把年纪,还可以尝到这样风骚的小淫妇……」
我失望地从老翁的身上跨下来,阴道里还滴着他的精液。
我正为还未熄灭的欲火烦恼,色狼这时却把下体半露的我拉到浅绿色的布帘外:「一条肉棒吃不饱,外面还有很多嘛。」
只见在外面床位躺着的几十个老人,裤子全都撑起一个个帐蓬,没有穿裤子的更是清楚看见他们的勃起。
这班色心未尽的长者,听到我在布帘内的淫行,居然都想分一杯羹了……

色狼的秃头老父很快就在我的体内射精,我的阴道淌着他稀白而缺少精虫的精液。
我倒不担心他会让我怀孕,而是我被挑起的情欲无处抒发。
这时色狼却把我拉到布帘之外,让下体赤裸、只穿着白色透明袜裤的我暴露在安老院的其他老人面前,当中有不少更已经勃起,抖动着比我大几十年的老肉棒。
我被他们看得脸红耳赤,想用手掩住正不断流出精液的下体,色狼却抓住我的手臂,把我推到其中一群老人的床边说:「一条肉棒吃不饱吗?可以吃他们的嘛。」
一面把我的头压向一名老人的下体去。
那个老人穿着内裤,但下身也有很浓烈的男性味道。
我只好拉下那老人的内裤,掏出他的肉棒。
肉棒臭气薰天,包皮也不太干净,但色狼一直用手压着我的头,我惟有伸出舌头舔弄那老人的阴茎。
老人高兴的颤抖着,其他老人见了,能动的都撑着拐杖,一拐一拐的围拢过来,看着一个跟他们女儿差不多年纪的性感少妇穿着白色护士服和袜裤,舔弄他们院友的阳具。
初时我只是专注替床上的老人口交,但渐渐更多的老人围拢过来,有些脱下裤子,有些在搓动肉棒,有些伸手过来摸我的身体,有些更集中攻击我敏感的部位了:几个老人伸手搓揉着我的乳房,更多人在抚摸我的屁股和丝袜,我甚至感到有数条半硬的肉棒顶向我的下体。
我变成弯腰站在床边,一边替第一个老人口交,同时双手在替左右两名老人手淫,后面已经有人扶着我的腰和屁股,准备从后面插入了。
这些老人的肉棒都又髒又臭,而且没有戴避孕套,但这时我又能做甚么?只好任由他们肮髒的阳具轮流插入我的阴户。
他们半软不硬的阴茎在我的阴道内进出进入,大都磨不了几下就射精了。
一个泄精下来,另一个老人又补上,所以虽然他们不算很粗大,但连续不断有人在我的阴道内泄射,令我也产生了很大的快感。
十多人份的精液不断从阴户流出,大都颜色稀白,状似清水,但气味仍相当浓烈。我的白色袜裤沾满了流出来的精液再滴落地上,发出淫腥的精骚味:我的口中亦有五六名老人的精液,他们受不了我软滑嘴唇的吸吮,很快就弃甲投降。
我吮饮龟头上的精液,再舔干净他们的包皮,腥浓的包皮垢和尿醋味充斥着我的口腔,但面前仍有四、五条臭兮兮的阴茎包围着我:我的双手亦沾满了老人们射出来的精液,脸上、头发也有他们在我身上随处射泄的稀精。
我还欲求不满似的跨坐在某些下不了床的老人身上,自行用阴唇吞噬他们的阳具,搾取他们仅余的精液。
当我认为足够的时候,我的阴道已装有二十五名老人的精液了。
我蹲在一名老人的床上张开大腿,露出被老人精液浸得湿糊糊的阴毛和湿滑的阴道,大量稀白的精液便自动由我的阴道排出,透过白色丝袜裤滴落在床单上,几乎形成一摊水渍。
我取出几张消毒湿纸巾拭抹自己的身体和下体,尤其是两片被多名老人出入过的粉嫩阴唇和阴道。
我望着色狼,问他可不可以脱下我沾满精液和淫水的丝袜,他点了点头,我便弯腰挺起屁股,把湿透的白色袜裤脱下,再用湿纸巾清洁被精液渗透的双腿。
反正色狼和一众老人早已玩弄遍了我的全身,我再遮遮掩掩也没有用处。
这时色狼又递给我一双新的肉色透明袜裤,我顺从的接过拆下包装,在他的面前穿上丝袜和换回连身裙,想不到这双肉色袜裤也是又薄又滑,而且很配衬我的白色连身裙。
我把脱下来的白色袜裤送给色狼的秃头老父,说:「老爷,小媳妇儿要走了。这个你保留着,下次媳妇儿再穿新的给你看。」
岂料秃头老翁呜咽着:「唉,媳妇儿,我这条老命也不能摆得长久了,我也不知道有没有机会再见你。我临死前还得你服侍,更可以与你风流快活一番,吾足愿矣!」
其他的老人也附和着。刚刚他们才骑着我在跨下奸淫着我,现在又变回楚楚可怜、乏人照顾的老人家了。
我也不好意思再说甚么,不等色狼说话,就夹着一双肉色丝袜美腿走了。

第14章
成为了数十名老人的精液容器之后,我换上色狼给我的肉色透明袜裤。
但由于我里面仍然没有穿内裤,乌黑的阴毛隔着肉色丝袜反而更加清晰可见。
刚让二十多名老人抽插和进出过的蜜洞与肉唇仍然处于相当敏感的状态,当我把透明袜裤拉上腰部,丝滑的裆部与下体接触时,阴唇马上又传来甜美的快感。
我在色狼和一众老翁面前穿上肉色的丝袜,拉下仅仅可以遮蔽下体的连身裙摆,却发现奶白色的乳罩不翼而飞,想必是哪个老人家偷偷藏起来,作他日不时之需了,害我两颗乳头顶着贴身的白色连身裙高高撑起。
我任由他们视奸着我穿上衣服,并窥视我若隐若现的乳头和下体的样子。
我不等色狼说话,穿上高跟鞋,蹬着一双肉色丝袜美腿走了。
离开老人院的时候已过了午后,星期日的街道行人不少。
我微低着头,拉紧裙摆急步走,以免露出只穿丝袜而没有穿内裤的下体。
但当我把连身裙往下拉,两颗蓓蕾又显得更凸出,在没有乳罩保护而直接与衣物摩擦的情况下,我的乳头更是高高挺起,吸引了不少男途人贪婪的目光。
我尽量装作没看见,快步低头走上回程的巴士车厢。当我一跨步踏上巴士的阶梯,我一双闪亮耀目的肉色丝袜美腿立即惹来全车男乘客的注意。
就在上车位置旁边的巴士司机,明目张胆地窥探我因跨步而暴露出来的神秘地带,旁边的乘客亦微微斜下身子,想偷看我的连身裙之下的私密部位。
大概他们也想不到,这位穿着超短裙和透明袜裤的美貌少妇,里面居然没有穿内裤:而且她在不久之前才跟数十个住在安老院的老翁集体性交,下体更装满了他们的精液!
我按着裙子走进车厢尾部,沿途两旁坐着的男乘客,他们的头的位置刚好在我裙摆的高度,几乎可以嗅到我下体传出的精液味道。
我拉紧裙摆的前端,却不能阻止屁股部份的裙摆往上卷,不少男乘客回头欣赏我被透明袜裤包裹着的丝袜美臀,在超短裙之下暴露出来的迷人美景。
我找到车尾面向通道的位置坐下,任何上车的乘客,都可以看到我露出了整条丝袜美腿,连身裙只能仅仅遮盖着下体,连大腿根较深色的袜裤部份都尽现人前。
巴士即将开动,这时有个人急急的赶了上车,我一看原来是色狼。他也发现了我,还放肆的在我腿上扫视。他却没有走过来搭讪,而选了一个在车头较远的位置,远距离望着我。
巴士缓缓行驶,大概走了五分钟,坐在我左边的青年也瞌上眼睡着了。我见色狼也没有甚么动静,心情也放松了点,这时我手机的来电提示却震动了起来。
我一看,原来是色狼打来。我抬头望向色狼的方向,他摆摆手示意我接听:「嘿,小淫妇刚才还爽吧?我买给你的透明袜裤好不好穿?」
色狼的声音很低沉。
「嗯……好……你、你还想怎么样?」
我也尽量压低声线,以免身旁的乘客听到。
「现在你打开双腿,让我看看你的蜜洞,然后自慰给我看!」
色狼居然要我在巴士的通道上张开双腿,那岂不是让所有乘客都看见我没有穿内裤的下体?在车上自慰更是不用说了。
我正想拒绝,色狼却在电话里说:「你不听话的话,我就用蓝芽发送你的裸照给车上的每个人!到时你更加丢脸呢!」
说着露出凶狠的眼色,我为势所逼,只能就范。
我故意挨下身子,头转向另一边,装作是因为放松双腿而不小心走光。
我慢慢张开大腿,连身裙不断往上卷缩,露出透明袜裤的裆部和乌黑的阴毛,穿着肉色丝袜的双腿渐渐变成中门大开。
我故意不向前望,以免与其他乘客有眼神接触,这时我的双腿已张开成接近九十度,巴士上的人只要往后一望,就会看到一个穿着透明袜裤的美艳少妇正张开大腿,任由别人窥视她赤裸的下体。
我瞄一瞄通道上的乘客,只见有几个已发现我的淫态,一边叫唤身旁的朋友一同欣赏,或是拿出手机偷拍我的丝袜美腿和下体。
我扮作不知道自己走光,稍稍转换了坐姿,但双腿仍旧张开。
想到被人视奸着的羞耻快感,我的蜜穴又兴奋起来了,我感到下身一阵灼热,阴唇微微湿润和张开。
这时色狼又在电话里说:「现在把手放在肉穴上,自慰给我看!」
我已感到有点需要,便听话的一手拿着电话,另一只手开始隔着丝袜在大腿上抚摸。
我的指尖享受着透明袜裤包裹着大腿的丝滑质感,并逐渐由外侧扫向大腿内侧,手指俏皮的在嫩白的肌肤上打圈游移。
车上的乘客屏息欣赏着我这场公开的自慰Show,要是身旁没有人,恐怕他们早已掏出肉棒在我的面前搓动了。
我把两根手指放在袜裤的裆部,左右包夹着阴唇的位置开始上下搓揉。
阴阜被我挤夹得更显贲胀饱满,像个小山丘、肉馒头般等待男人去採摘、吸吮。
我渐渐改为用指尖逗弄蜜唇和肉芽,阴部很快便渗出淫汁,沾湿肉色丝袜的裆部,微张的粉红色阴唇和阴毛更觉明显。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几乎发出哼声,一双肉色丝袜美腿展现出闪亮的淫光。
我已不管有多少人在窥视着我淫秽的行径,我任由爱液继续从下体流出,透过袜裤沾湿皮革制的巴士座椅。
我的自慰越来越急促和激烈,在公众地方暴露的快感也达到了高峰。这时,我手中的电话再次传来色狼的指令:「现在,你替车上的一个乘客口交或手淫,直至他射精为止!」
色狼再次提出羞耻的要求,但这时我已骑虎难下,事实上我也很需要一条粗壮坚硬的阳具。
我四处张望,只见身旁熟睡了的俊美青年,就是让我宣淫的最佳人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