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之淫神的诅咒】(105-106)
时间:2019-05-24

【无限之淫神的诅咒】(105-106)

作者:闲读(abc123421 )


           第一百零五章 交易与净化


  金陵酒店,顶层,二楼,某休息室。


  男女交合的喘息声充斥着这个原本雅致的休息室,墙顶上挂着的三层水晶吊

灯闪烁着淡黄色的柔光,给沙发上一具轻扭着的赤裸娇躯平添了几分妩媚与娇羞。

而一名精瘦男子呼吸急促,带着眼镜的鼻梁上满是汗液,原本笔挺的西装凌乱地

贴在身上,他的双手握着女子的两只脚腕,朝天分开呈「V」形,他的胯间,一

根如龙的巨蟒正使劲窜入一条幽深的甬道,开凿着可口的水源。


  来来回回冲击了不知道多少次,男人口中喷吐着热气,仍旧不停歇地挺动着

腰部,只是相比于男人的气如牛喘,女人的表现便显得矜持而冷淡了。


  情欲不停灼烧着肉体,千夏自然也想畅快地张口呻吟,但面对自己讨厌乃至

厌恶的男人,这样放荡的行为终究难以做到。


  不知为何,自从穿越到了这个世界以后,她的行为多多少少还是被那位曾经

的结成千夏影响到了,也许是因为需要完成主神那坑爹的任务的关系,在强大的

外界压力下,她强行抑制住自己内心泛起抗拒感,与须乡伸之签下了一纸条约。


  肉体交易,或者说卖身契,在这个诡异的平行世界竟然是受到政府允许的,

交易双方将条款及身份编码由网路上传至裁决所,由「零」来裁定交易的公正性,

而后双方的交易才算完成。


  「零」,十年前由政府下属多家科研机构共同打造而成的超级智能计算机,

不同于如今高度智能化的AI,「零」可以说是绝对的理智,它能完美的分析、

梳理、整合各类不同的信息,然后做出相应的判断。而裁决所在8年前正式成立,

凡是需要审核的案件,只需将电子材料交与「零」,一切将迎刃而解。3年前,

也就是结成千夏出国读研的那一年,交易法案拓展文件奇迹般的通过,引起了社

会的轩然大波,但因为是「零」来负责判断交易的公正性,抗议的声音又渐渐低

落下去,只能偶尔在网络上看见对肉体交易的吐槽或反对,但很快又被淹没在无

尽的数据之中了。


  千夏是后来才知道还有这一茬的,只是交易已经完成,她的电子个人信息与

档案也彻底转移到了须乡伸之的名下,如同私有财产一般,如果须乡伸之将其公

布出去的话,他对她的一切行为在条约约束之内都将合法化,只不过,当初他们

还增加了保密条约,这一切需要对她的妹妹与家人保密。


  条约中,须乡伸之负责保护她与妹妹还有父母的安全,千夏还有一条奇怪的

附加条件,须乡伸之不能影响她游玩无限之塔,相对的,她则要负责解决须乡伸

之的欲望,虽然限制条件不少,但总体来说,这几乎与奴隶条约无异了,毕竟,

欲望的表现形式可是有无数种。


  在那一夜的交谈之中,千夏了解到,她的养父母被捕入狱之事与须乡伸之的

关系并不大,她只是先入为主的认为须乡伸之应该就是幕后之人,但实际上,须

乡伸之仅仅只是提供部分情报的一方而已。


  当然,这样的交易对于历经多个世界,达成老司姬成就的千夏来说,问题不

算很大,做出决定前也仅仅只是内心纠结了片刻,似乎每次她的世界都少不了这

样情色的剧情,即便尚未习惯,但也见怪不怪了。


  虽然老司姬千夏对此见怪不怪,但曾经那个高冷得连男友都没有过的冰清玉

洁的结成千夏的思想却与老司姬的思想产生了剧烈的冲突,就仿佛老司姬千夏的

思想正在强行剥开结成千夏的衣服,意图实施强奸一般,但结成千夏,似乎也是

她自己,于是便让千夏产生了一种自己正在强奸自己的诡异错觉。


  老司姬因为自己不纯洁、堕落的思想羞愧地败走了,在某股诡异的力量的引

导下,千夏开始了长久的思考,她是从什么时候起变成这幅堕落的模样了呢?上

个世界?还是上上个世界?明明当初她只想好好的变强然后找回自己最初的模样,

回到曾经的世界。


  【心灵净化程度:50%】


  又是从什么时候起,她渐渐遗忘了她的初心呢?如同一具行走的肉玩具,被

各式各样的生物随意地玩弄着。


  【心灵净化程度:75%】


  奔波曲折,不忘初心。穷尽一生,仍是少年。少年时期早已忘却了的歌词奇

迹般的浮现在了千夏的脑海里,她的眼前,那位曾经白衣如雪的少年的身体渐渐

开始成长、变化,眉眼渐渐柔和,鼻子缩小,嘴唇变薄,胸前白色衬衣的纽扣逐

渐绷紧,形成了一个汹涌的弧度,少年的四肢变得更加纤细,双腿仿佛被拉伸般

变得修长,原本的牛仔裤裤腿开始提升,露出一小节白腻如玉的小腿,臀部变得

圆润挺翘,将牛仔裤腰绷紧,最后,少年的黑色短发如柳树抽芽般疯长起来,一

缕粉色自发根处渐渐蔓延至发尖,而原本身上的白色衬衣和牛仔裤也在片刻之后

渐渐缩小,变成了凸显身材的白色露脐短衬与牛仔热裤。


  千夏目瞪口呆的看着少年的变化,她依稀还能认出,少年的模样大致是她没

有来到这个色色的空间之前的样子,而少年变化后的模样,则是她现在的样子,

分毫不差。


  这就是她么?


  把之前那个帅气的模样给她还回来啊!


  初心有个屁用啊,她要原来的身体~


  【心灵净化程度:50%】


  明明她最初可不是现在这幅不知廉耻的模样的。


  可她的羞耻心都被快被各种各样的H给磨灭了。


  她的下限好像也越来越低了。


  浓浓的愧疚感涌上千夏的心头,她竟然让自己的身体染遍了男人的精液,不,

不仅仅是男人的,还有各种非人生物的,她的身体已经污秽不堪了……


  不,不对,一切都是那个邪恶主神的错啦!


  她可一点都不淫荡的!


  她很纯洁的,当初还是处男呢!


  【心灵净化程度:20%】


  总之,把锅丢给主神准没错,要不是邪恶的主神每次都让她经历那些色色的

剧情,她才不会变成现在这幅模样!


  大概会成为龙傲娇那样厉害的角色吧!


  【心灵净化程度:0%】


  忽然之间,千夏觉得自己膨胀了,但很快,她又如被戳破的皮球般瘪了下来。


  啊啊啊,为什么她从来没有经历过一个正常的世界呢!


  【心灵净化失败】


  【淫欲觉醒——第二阶段,失败】


  【开启强制觉醒……】


  一股古怪的力量仿若从内心深处涌出,与身体中剧烈涌动着的快感混杂在一

起,千夏睁开迷离的双眸,眼神中的情欲浓郁得摄人心魄,她望着仍在自己身上

勤耕不辍的须乡伸之,一缕久违的羞耻感萦绕在她的心间,但身体却完全违背着

自身的意愿,放荡地索求着。


  有那么一瞬间,她的脑海中幻化出一副奇异的场景。


  美丽的粉发少女跪伏在地板上,那双犹如漆黑夜空般的眼瞳中,闪烁着淫欲

的辉光,她努力地张大双唇,摇摆着脑袋,吞吐着硕大的肉棒,赤裸的身躯上满

是干涸的白色斑点,身体的各处均点缀着美丽的首饰,黑色的皮质项圈、系着秤

砣的金色乳环,用细细的铁链与下方嵌入阴蒂的银环相连,小穴内装满了热乎乎

的精液,随着身后肉棒一下下的抽动而不停地溢出,一缕缕垂落在地板上,形成

一汪精洼。


  画面虽只有一瞬,却如尘埃般落入千夏的心间,轻轻地粘连在她的心房。



            第一百零六章 日与夜


  「唔嗯……」从喉间本能溢出的呻吟将千夏拉回了现实,她的忍耐已经快要

达到极限了,须乡伸之现在的每一下撞击都仿佛将她从悬崖的边缘又推出一分,

同时,刺入她阴蒂中部的阴环也随之跳动一番,给予她难以忍受的强烈刺激,她

并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但积聚在体内的快感已经近乎满溢,仿佛下一刻便

要如火山般喷发而出。


  渐渐的,由慢至快,须乡伸之的动作也越来越激烈,肉棒快速地冲刺着。


  千夏侧过头,闭着眼,轻咬下唇,喉头无意识地抖动着,全身泛起异样的潮

红,特别是耳根与脸颊,更是娇艳欲滴,她的小穴开始不规律的收缩、抽搐,而

须乡伸之的肉棒仍在她的花径内肆意的驰骋。


  临近高潮前的本能反应终究打破了千夏原本努力维持的平静模样,那副高潮

时春情流露的绝美画面让须乡伸之大饱眼福,兴奋中,精关一松,几股灼热的精

液便如炮弹般射入小穴深处,击打在花心上。


  而回应这份灼热的,便是由千夏小穴内喷洒而出的大量蜜液,它们冲破肉棒

与小穴之间的罅隙,如天女散花般散落在空中。


  高潮之际,一股异样的潮红涌上千夏的脸颊,她的腰部不由自主地向上顶起,

与沙发间形成一个优雅的弧度,她的双手紧紧地把住自己两条丰腴的大腿,却无

法制止其剧烈的颤抖。


  让略显颓势的肉棒享受着抽搐中的小穴按摩,挤压出最后的精液之后,须乡

伸之缓缓抽出肉棒,而没有了肉棒的堵塞,一股精液很快便被挤了出来,滑落在

沙发上。


  须乡伸之放下千夏几乎无力的双腿,松了松西装的领结,又擦了擦额头泌出

的汗水,望着前方刚被他中出的女子,急促地喘息渐渐平缓,他知道,也许千夏

从未在意过他,而如今这一切,只是因为她需要他的帮助,进而支付的代价罢了。


  真是不甘呢。


  身体洋溢着温暖,小穴里还残留着精液的温热,千夏半睁着眼眸,历经高潮

的满足后,她几乎不想动弹了。但此时,楼下却还进行着聚会,这个小房间也随

时可能有人闯入,她并没有休息的时间。


  千夏慢慢撑起身体,脚掌触碰地板,软绵绵的。她支起颤抖的双腿,缓缓地

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推开须乡伸之伸来搀扶她的右手,千夏小心地朝前迈出两步,

伸手抽出一沓茶座上的纸巾,将正从小穴内溢出的精液与蜜液的混合物擦拭干净,

随即看了眼地面上的衣物,再次走了几步,弯腰捡起散落的内裤,随意地穿上,

也不顾内裤上的一片湿痕,然后捡起晚装套上,系上颈带与腰带,走到镜子前稍

稍整理了下服装与头发,丝毫没有理会一旁的须乡伸之,打算离开这里。


  「你要去哪?」


  「下楼看看。」


  也没等须乡伸之回应,千夏打开房门,关上,径自走远了。


  「呵,还是和从前一个样。」须乡伸之低着头,看着刚才被千夏推开的右手,

脸上露出一副难看的笑容。


  「不过,现在可不是当初的时候了。」


  须乡伸之揉了揉脸颊,脸上的笑容重新变得阳光般和煦,他整理衣装后简单

地收拾了下房间,然后关上灯,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眼神凝望着从门缝传出的光

亮,如同潜伏在黑夜中的捕猎者。


  数分钟后,须乡伸之缓缓起身,默默地离开了房间。


  夜渐深,宴会上的璀璨灯火也渐渐熄灭了。


  天空晦暗无星,而下方繁华的城市却流光溢彩。


  昏黄的路灯下,一辆黑色轿车正缓慢的随着车流行驶,轿车的隔音效果极佳,

车窗封闭后,车内几乎听不见引擎的轰鸣声,而唯一剩下的,只有偶尔才响起的,

如蚊虫振翅般压抑着的呻吟声。


  「嘘,小声点哦,别把明日奈吵醒了。」


  须乡伸之扭过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千夏微微侧过头,瞟了一眼仍躺在后座上正熟睡着明日奈,努力地紧闭双唇,

维持安静的模样,只是她那不停起伏的胸部,昭示着她并不平静的心湖。


  她确实没想到,这些天须乡伸之不仅大刀阔斧地改造了她们的家,竟然连接

送她们的汽车都丧心病狂的改造过了。


  这货的科技树已经完全点歪了吧。


  虽然吐槽的时机不对,但千夏现在必须要通过各种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她现在的状态可是十分糟糕的。


  脚腕被座位下延伸而出的环形镣铐锁在前面,安全带紧致得如同拘束带般将

她死死地压制在座椅上。


  礼服从后方被剪成了两半,要不是腰带还能起到部分固定作用,这礼服充其

量只能算挂在脖子上的布片而已,即便是这样,她贴在座椅上的臀部也是光溜溜

的。


  而汽车启动后,她双股之间的座椅下,露出一道狭长的缝隙,而后,一根与

座椅颜色一致的链条状黑色珠串被一前一后两个小型滑轮顶起,一个在后背,一

个在双腿之间,被背部与裙子遮挡住。


  滑轮逐渐上升,其间的珠串也完全嵌入了千夏的阴唇之内,勒出了一个小小

的「V」形。


  按照须乡伸之之前描述的,滑轮的旋转是与轿车的前轮连动的,车轮滚动,

珠串便会随之开始转动,而车速越快,珠串的转速也会越快。


  而现在,千夏便忍受着一颗颗粗糙的圆珠不停地划过小穴,并一次次摩擦着

阴蒂的剧烈快感,如果贴近千夏的下体,还能听到珠串快速转动的「唰唰」声,

还有阴环不停跳动击打着圆珠的「叮叮」声。


  轿车时走时停,时快时慢,让千夏在快感与渴望中煎熬着。


  一轮轮仿佛无止境的高潮几乎要将她的矜持击毁,但万幸的是,她的手并没

有被绑住,在难以忍受时,她可以捂住自己的双唇,压抑住那极致的快感。


  她的小穴,如同漏水的水龙头般不停向外流淌着淫蜜,穴口更是不停的翕张

着,仿佛渴望容纳些什么。


  酒店距离千夏家的约有10多公里,近20分钟的车程。而这10000多

米的路程,千夏股间的珠串近乎旋转了20000圈。


  待到须乡伸之将明日奈从车内抱回家中,坐在副驾驶上的千夏仍处于失神状

态,身体不时抽搐着。


  良久,千夏被脸颊上的轻微痛感唤醒。


  她努力地撑起眼皮,视线好一会儿才聚焦在眼前的人影身上——须乡伸之。


  上方是柔和的夜灯,身体也陷入了某个熟悉的柔软之内。


  她大概躺在了自己的床上,礼服已经被脱掉了,浑身慵懒,除了眼前的人实

在碍眼。


  千夏闭上眼,开始驱逐脑海中的人影,她有些累了,真的不想再见到那人了。


  没过多久,千夏便感觉唇边被一根灼热的棒状物抵住,同时,她的耳边传来

轻声的低语。


  「怎么,在车上撩拨了我一路,就这么不负责任地睡下了?」


  「后来亏得我及时启动车内的隔离板,不然你那骚媚的浪叫肯定会吵醒明日

奈的。」


  「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


  千夏对车内后来发生的事情几乎没有印象,只记得自己仿若在云端飞翔,越

飞越高,越飞越高……


  她自然可以不理会耳边的话语,只不过后果可能会更糟糕罢了。


  无可奈何,千夏闭着眼,美丽的脸颊在柔和的灯光下红艳艳的,随即,红唇

轻启,灼热的肉棒顺势闯入她的唇内。


  之前插入她小穴后,肉棒并未被清洗过,所以她的整个鼻腔都充斥一股刺鼻

的荷尔蒙气息,口腔内亦是蜜液与精液混合而成的糟糕味道。


  口交体验极差。


  但很快,须乡伸之便开始冲刺起来,他的欲望在轿车上同样压抑许久了。


  坚硬的肉棒在柔软的红唇间进出着,他努力挺动着腰部,试图将肉棒插入更

深的位置,而千夏则本能地运用起了深喉技术,将肉棒吞进喉部,然后用喉部挤

压着肉棒。


  如此吞咽了10来次,须乡伸之便彻底地缴枪投降,伴随着一声嘶吼,在千

夏的嘴里射出了一大股浓稠的精液。


  「咕噜、咕噜……」


  很腥、很黏。


  这是千夏自然地吞咽下这股精液后的想法,而后,她又陷入了迷一般的自责

情绪中。


  这些东西明明十分恶心的,曾经身为男性的她却已经能毫不抗拒地喝下去了。


  她还是原来的自己吗?!


  千夏又一次陷入了内心的纠结之中。


  而满足之后的须乡伸之,早已经关上灯,离开了千夏的房间,只留下黑暗中

的女子捂着脑袋,在床上滚来滚去、滚来滚去。


  好一会儿,千夏才从床上坐起,摸黑下床,打开浴室的灯,好好地清洗了一

番自己的身体。


  夜色微凉,穿着睡衣,盖着薄被,千夏的身体却微微发烫,她闭上眼,脑海

中便闪烁着一幅幅让她羞耻万分的调教画面。


  幻象中,凌辱、挣扎、屈从的一幕幕场景不停地循环着。


  千夏恼了,猛地睁开双眼,窗外,是晦暗的夜色,而她的下体,凉意逼人,

已经湿透了。


  夜已深。